我永远爱那些神一般的少年

一个有思想 有自由 有疾病但依旧活着的记录人

 

【亮光】信徒狂潮.2

【亮光】信徒狂潮.2——历史帷幕

*西幻AU

*不负责脑洞

*角色大部分出自棋魂,小部分角色为私设,角色名复合西幻设定。




   “时光,收拾着呢?”洪河一进时光的魔法塔就看到满屋因为魔法飘荡起来,在空中自动折叠的衣服,一件一件排队飞入打开的箱子里。


  用“收拾”这词来形容时光现在的状态,实在是高看他了。


  时光时不时晃动手里的法杖,法杖底端矗立在地板上,以底端的宝石为中心泛出暗红色的法阵。


  “嗯哼。”时光一手握着他的法杖,一手手肘抵在座椅把手上,手掌托着下巴,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干啥呢干啥呢,咱们联盟最有前途的大法师?”洪河坐在时光旁边,伸手去勾小茶几上的小茶点,那是他们联盟第一美女,时光的无痛母亲,他俩好兄弟沈一朗的心上人,联盟第一女法师白潇潇一大早送来的。


  “想事情呢……”时光无意识的挥了挥手,突然反应过来看他:“你咋来了?”


  “我替褚老大带个话啊,”说到这里,洪河正襟危坐看着时光,语重心长道:“小光啊……”


  话还没说完,时光手指一挥,洪河的嘴巴就好像被胶水粘上一般说不出来话了。


  “再学褚嬴说话,我就让你下半辈子都说不出话来。”时光看着对面不断作揖的洪河与他上下摆动的法杖,解开了洪河的禁言咒。


  “行了行了,不闹了。”洪河双手举起做投降状:“褚嬴叫你别仗着自己天赋高在拉尼尔茨胡作非为,别打击了新一代的魔法师。”


  “嗯?”时光歪了歪头:“你要知道,我是控制不住我的,毕竟——”


  “维拉尼亚才是最好的学校。”


  “维拉尼亚才是最好的学校。”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笑出了声。


  “说认真的,时光,这次查案你别仗着自己实力强,就一股脑的直接冲。”洪河是真的不放心自己这位兄弟。


  虽然他从小表现出来的天赋都让人望尘莫及,但是有些时候时光的任性也让他们为此增添许多烦恼,比起这次这件挑起三方势力,逼迫他们入局的谋杀案,大家更担心的是代表狂潮新府去查案的时光会不会在这次查案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


  “放心吧,有事情我一定让那些大块头圣骑士往前冲。”时光提到圣骑士时,脑海里下意识出现一张俊美的脸。


  “这就对了嘛。”洪河嘟囔了两声道:“要我说啊,那些莽夫也就只有冲锋陷阵的作用了。”


  “嗯哼。”时光只是从喉管里挤出两个应答回复他,但是思绪已经飘到天外边了。


  如果对面是穆清春,早就因为时光走神脾气爆炸了,可是对面是时光的好兄弟洪河,他已经习惯了时光这样,也就没说什么,走之前顺便还帮时光把他魔法塔周边的土松了松。


  土系魔法师的作用,在不上战场时也只能松松土了。


  这是时光的原话,穆清春难得赞同。


  为此,洪河还用土把穆清春从头到尾埋了起来,虽然下一秒褚嬴就用攻击魔法打破了他的土蛹,顺便把三个人罚去打扫魔法塔——不准用魔法的那种。


  当然最后他们还是快速的完成了惩罚,因为小天才时光在失去自己法杖的情况下懒病发作,突破了自己的魔法造诣,成为了最年轻的无杖魔法师。


  因为不想劳动,硬是开发了无杖魔法的天赋。


  不愧是你,时光。


  最终,狂潮新府选了几个年轻的魔法师跟随时光进入拉尼尔茨学院。


  总所周知,魔法师都是娇贵的。


  时光走出他的魔法塔时,身后是被魔法元素包裹漂浮在半空中的行李箱,走在前面穿着深红色法师袍的时光被衬的像一个即将登基的君主。


  走在他身后的年轻魔法师们倒像是一群没有眼色,现在还不知道冲上去帮君王提起袍子衣摆的大臣。


  “为什么时光走的那么狂?”穆清春走在时光后面,低声问旁边的沈一朗。


  “或许是因为……”沈一朗看了一眼前面的时光:“他是最年轻的无杖魔法师吧。”


  “……”穆清春无话可说。


  这一次褚嬴指明了让时光、穆清春、沈一朗、洪河以及白潇潇前往拉尼尔茨学院。


  这几乎是派出了年轻魔法师里最尖端的一只队伍,如果有人在路上伏击这支队伍,绝对是对狂潮新府年轻一辈最大的打击。


  但是,这支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好惹的存在,尤其是时光,想要伏击这支队伍,所损耗的财力与物力是难以想象的。


  “早去早回。”白川站在联盟大门门口送别时光等人,在褚嬴四处征战,巩固联盟的时候,时光这些孩子就是他带大的,这一次时光等人要前往拉尼尔茨调查命案,他极为担心。


  “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让联盟丢脸的。”洪河嬉皮笑脸的用肩膀顶了顶时光的肩:“对吧。”


  “就你们两个最不让我放心。”白川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但还是从腰间解下了一个空间袋:“给你们准备了点钱,在路上不要委屈自己。”


  “谢谢谢谢。”看到钱,时光一下又提起了兴趣,眼疾手快的接过白川递过来的空间袋。


  空间袋顾名思义,打开之后里面就是另一个空间,里面可以放下一切你能想到的东西。


  这种东西一般只有炼金术师可以制作,炼金术师也属于魔法师的一类派别,狂潮新府之中就聚集了大陆上最出名的一群炼金术师,而玫瑰旧阁只有方绪一个人较为出名。


  “时光,你个财迷!”洪河不敌时光的手速,只能看着时光拿着空间袋在手里一上一下的抛着。


  失去了财产大权,洪河很是伤心。


  “行了,别闹了,再不出发天都要黑了。”白潇潇阻止了这两个人继续耍宝的行为。


  在众人的关注下,时光等人将行李摞在了魔法马车的后面,时光走到马车前伸手摸了摸正在等待的飞马,飞马晃了晃头,鼻腔里发出声音,它低下脑袋用柔顺的毛蹭了蹭时光的手心。


  随后时光拎起自己的长袍踏上了魔法马车。


  三辆魔法马车坐下这次出行的人之后,时光一扬法杖,六匹飞马迎空而上,飞往无边的天际。


  “也不知道孩子们这一次去,又有什么境遇。”联盟中心最高的那座魔法塔顶端,一个老者走到了褚嬴的身旁。


  “昨天我为他们占卜了。”褚嬴看着飞马消失的地方:“这一行,小光会遇到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时光那孩子……”老者叹了口气,思绪万千。


  掀起马车车厢内的帘子,时光看到了天空中掠过的飞鸟。


  “时光,这马车需要飞多久才能抵达拉尼尔茨啊。”洪河瘫倒在旁边的车座上,嘴里还叼着葡萄。


  三方同时出发,中立方由大陆上的顶级富豪们组成,他们向来以水路为主出行,魔法师当然使用豢养的魔法飞马,只有圣骑士们,他们以骑行与步行为主。


  “放心,第一个到的肯定是我们。”时光放下了被他掀起来的帘子,随后倚靠在软枕上,阖目准备休息。


  洪河从小就性格跳脱,但是异常听时光的话,听时光这么说,他也就放下心来了。


  经过两天两夜的飞行,拉尼尔茨学校的塔尖隐约出现在天的那边,时光站在马车车头,任由呼啸的风吹动他的黑发,身后的深红色长袍随风摆动出优美的弧度。


  时光摩挲着法杖上的红宝石,凝视着下方大门敞开的拉尼尔茨,他向后一看,圣骑士们刚刚骑行着黑马翻过拉尼尔茨前的那座大山。


  飞马落下之时,圣骑士的队伍也随后赶到。


  不出时光所料,他们确实是第一个抵达的。


  飞马与骑行者相看两相厌,而巨大的商船靠岸则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啧,不愧是岳氏。”看着仰起的船帆,时光感叹道。


  拉尼尔茨的学生们,穿着两种不同的制服,全都倚靠在拉尼尔茨外围的城墙之上看他们。


  时光走下马车,来到白潇潇的马车旁,低声说道:“潇潇姐,到了。”


  白潇潇掀开马车帘子,她难得放弃了自己钟爱的白色,一身深蓝色的魔法袍披在身后,同色系的长裙被束腰勾勒曲线,强大的女魔法师自己踩着战靴踩在土地上,她不需要别人的扶持。


  “这就是联盟第一女法师,据说她在维拉尼亚时,永远都是年纪第一,与时光前辈并列第一诶!”城墙上有小魔法师们低声交谈。


  “那就是时光前辈吧,他手上就是传说中的圣杖吗?”


  “原来圣杖长这个样子啊,在课本上看的时候也没觉得那么帅气,拿在时光前辈手上就是不一样。”很明显,这个小魔法师极其崇拜时光。


  “切,拿着传说圣剑的俞亮圣骑士才是最厉害的好吗。”旁边的小骑士预备役们听到魔法师们的讨论,立刻与他们掐在了起来。


  白潇潇下来的同时,圣骑士们也翻身下马,而一旁停泊靠岸的商船从巨大的船身上放下了巨大的木梯。


  岳智带人从上而下。


  三方聚集于拉尼尔茨,开启历史的新篇章。


  后来的西普史书上,有名的史学家吴迪将这一幕成为——新历史的帷幕。



*惯例评论点赞蓝手

*更新时间不定,蹲到就是赚到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