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爱那些神一般的少年

一个有思想 有自由 有疾病但依旧活着的记录人

 

【亮光】信徒狂潮.1

【亮光】信徒狂潮.1——玫瑰骑士

*西幻AU

*不负责脑洞

*角色大部分出自棋魂,小部分角色为私设,角色名复合西幻设定。



  “不要被爱人的发言蛊惑,做坚定的无神论者。”


  西普大陆1224年。


  最年轻的圣战骑士俞亮与传奇魔法师时光在特里亚斯山顶上展开了史诗级对战,这场对战使方圆几公里内的围观者都受到波及。


  此战过后,传奇魔法师时光消失,传闻已经陨落,而圣战骑士俞亮一跃晋升为玫瑰旧阁第一人。


      ————————


  西普大陆1211年。


  俞亮身上穿着的是皇家骑士的铠甲,他将手搭在腰间上的圣剑上,这把圣剑是他在十八岁成人那天,通过成人仪式,一步一步走过先辈走过的路,爬上插满宝剑的特里亚斯山,在那里,他拔出了矗立在山顶的,专属于他的宝剑。


  而也在那里,见到了他这辈子注定纠缠不清的人——


  那人如今正向他走来,他走在人群之中,低头对身旁的人笑着,而他的右手上握着那根传说中的圣杖。


  “时光,那位最年轻的圣骑士长正在看你。”洪河用肩膀轻微的顶了一下自己身旁好友。


  时光闻言侧头去看,今天那一方势力到场比他们早,静默在一旁,为首穿着宝石蓝盔甲的少年映入眼帘,时光笑了笑,扬眉看向俞亮手上握着的那把矗立在特里亚斯山多年的圣剑,圣剑微端用作装饰的扇装尾端里,原本有五颗红宝石,中间被簇拥的那颗现在只剩下空荡荡的容器。


  时光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他的手摩挲着自己握着的那把高达到他手肘的圣杖,传奇中的法杖在他手里像一个沉默的老者,握把处一颗暗红色的宝石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映射着太阳。


  “狂潮新府的人已经到了。”方绪看向走来的那群人,人群里,穿着深青色法师长袍的青年男人手里握着一把花楸木木芯制作的权杖,权杖顶端没有镶嵌宝石,而是让一株嫩绿攀爬而上,荆棘丛盘成一个权杖定段的罩,被罩住的是一个荧光石。


  那人是狂潮新府的白川,一位久负盛名的魔法师,一个罕见的木系魔法师。


  提起白川这个人,大家都认为他似乎处错阵营了,他生的一副儒雅模样,不是极为好看的那种,温良的气质总会让人忽视他的存在,他也时常静默着。


  他这样的人出现在狂潮新府里,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而方绪,又何尝不是呢?


  “诸位,庭长已经恭候多时了,请入席吧。”一位身穿黑袍的女士从尘封的暗色大门后走出,那是法庭庭长的秘书长,据说她曾经是一个小国的公主,后来成为了一位无名无姓的秘书长。


  两方的人相看两相厌,时光可以听到自己身边有人冷哼一声,随着暗色大门尽然打开之后,众人鱼贯而入,进入威严且色调暗沉的法庭之后,一道光洒在法庭的正中央,坐在上首的人则是法庭的庭长——桑原。


  老庭长穿着深色的制服袍子,坐在上首,而他身旁站着的是两位面无表情的审判官。


  他一抬手,两旁的入席栏自动打开,两方势力分头而坐,四方形的法庭审议庭,两方势力对坐而各有所想,桑原看着两边的人,随后低声笑了笑,又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秘书长点了点头。


  秘书长明白了他的意思,对着外面喊道:“有请——”


  此时,又有一群人走了进来,并排坐在了庭长对面,从前从未有人坐过的位置。


  时光侧目看去,落座之人无一不是西普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大富豪,就连深居简出多年,从未参加过两方势力的岳氏家族少家主岳智,也落座其中,赫然有领头的意味。


  “庭长,这是何意?”方绪并未穿着骑士的铠甲,而是一身纯白袍子,宛如壁画上光明神的圣子,金丝眼镜边上垂下的金链随着他的侧身而微微晃动。


  “等会你就知道了。”桑原是只老狐狸众人皆知,这倒是两个一直敌对的势力难得意见统一的时候。


  在西普大陆上,存在着魔法,骑士与龙,曾经,整个西普大陆被魔法所笼罩,那个时候的圣骑士们可以用魔法驾驭神龙,以对抗黑暗势力的入侵,但是久而久之,圣骑士抛弃了魔法,反而使用起了圣剑,他们大部分人抛弃了魔法,也被魔法抛弃。


  他们的灵魂再也不受魔法与神明的眷顾,只有一部分的人依旧坚信魔法,最终得到了魔法的眷顾,于是,两方势力由此诞生——圣骑士组成的玫瑰旧阁与法师们组成的狂潮新府。


  两方势力千百年来热衷与对方作对,但他们也不是无所顾忌的,古老的法庭依然存在,数百年前有一位实力强大的魔法师掀起了一场席卷西普大陆的战争,战争肆意,民不聊生,圣骑士举剑反击,双方斗的不可开交,但最终被法庭镇压。


  直到现在,双方依旧小矛盾不断,但是却碍于法庭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战争。


  如今,维持了千百年的局面,似乎要在中立一派的加入中变得岌岌可危。


  时光与俞亮都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


  古老的骑士睁开了眼,掀起新潮的法师举起了权杖,而商人试图用金箔包裹权势。


  “法庭长阁下,请问今日为何敲响警钟,召唤我们于此。”白川将话题拉回。


  “是白川啊,我有许多年没有见过你了……”桑原还记得这个出身狂潮新府,曾经是大陆上最有名的木系法师,他笑着说道:“今日召唤诸位前来,主要是因为——”


  桑原神秘的环顾众人:“拉尼尔茨学院发生了一桩命案!”


  拉尼尔茨学院,西普大陆三大学院之一,这座天才的摇篮曾经孕育出如今玫瑰旧阁的统领,俞亮的父亲俞晓暘大骑士,以及时光的教父,狂潮新府的掌事人褚嬴大法师。


  是的,每一个圣骑士与法师都会在同一个学校进行学习,所选择的道路不同,也代表每个人注定会因为各自的抉择成为对立的仇敌。


  但是也是有所不同的,俞亮一出生就注定他是一位圣骑士,注定要穿上铠甲,拿起圣剑;时光则是因为天生的魔法体质,让他成为百年来最有可能超越他教父的传奇魔法师。


  时光与俞亮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俞亮十八岁时前往特里亚斯山,完成他毕业最后一项挑战时,那一次见面,时光顺手救了失血过多的俞亮。


  救人的时候,时光就认出了那个人,就是赫赫有名的俞晓暘骑士的儿子,也是他命中注定的对手。


  能够拔出特里亚斯山山顶,千百年来无数圣骑士无法撼动的莱斯圣剑,这样的人当然够格成为他的对手,但为了不让自己的对手在初见面时过于狼狈,时光向他伸出了援手,自然也得到了回报。


  只不过回报,是时光自己索取的。


  “命案?”俞亮搭在莱斯圣剑上的手一顿。


  “是的,一桩命案。”桑原又道:“来自法尼亚家族的一位孩子,他在校修习了魔法,但是却死在了一把剑下,事后凶手不知所踪。”


  法尼亚家族,鼎鼎有名的富豪。


  原来,这就是中立势力入局的关键。


  时光冷哼一声,他侧目去看坐上的岳智,后者也看向了他。


  这是一场阴谋,三方势力牵扯其中,尤其死的还是一名准魔法师。


  “死于剑下。”时光身旁的穆清春睁开了眼,那头天生的白发招人眼:“看来这件事情与玫瑰旧阁脱不了关系啊!”


  “好大的胆子!”方绪猛然站了起来道:“狂潮新府的人这么急着把这顶黑锅扣在我们的头上吗?”


  白川一手按下了穆清春,缓缓站了起来:“这可不能瞎说,凶器是一把剑,是明摆着的事实,要知道我们狂潮新府可从来不屑于使用剑术,更何况是用来自相残杀。”


  这话说的没错,从一开始,魔法师们就认为圣剑是一个粗鲁的武器,就连每一个圣骑士获得圣剑的特里亚斯山,都曾经被有名的黑魔王轰炸过。


  让一个魔法师用剑杀人,无异于是在折辱这位魔法师,就连最低微的法师都不会做这种事情。


  倒也有个例,曾经就有一个魔法师,用一把缴获的圣剑连杀三位平民,为了嫁祸圣剑的主人,后来却被褚嬴识破,经过法庭审判被投入西普大陆最大的监狱——黑幕监狱。


  “鼎鼎有名的小人法师王翀不就做过这种事情?”圣骑士中的一名红发骑士反驳道。


  那位红发骑士名叫何嘉嘉,出身贫民,但是却因为天生神力被选拔进入拉尼尔茨学院学习,并且以优异的成绩进入玫瑰旧阁,成为一名圣骑士。


  “王翀?一个半吊子法师罢了。”洪河看着何嘉嘉道。


  “诸位!安静!”桑原那只充满皱纹的手握住面前的木锤,狠狠地砸了一下,全场静默,他又道:“如今,我需要诸位进入拉尼尔茨学院,找出这位残忍的凶手,以证明各自的清白,并且还法尼亚家族一个交代。”


  “有何异议?”


  白川看了一眼时光,后者点了点头。


  不久之后,一学年才开一次大门的拉尼尔茨学院,开启了被禁封的大门,迎来了三方势力的入驻。


  

*惯例评论点赞蓝手

*更新时间不定,蹲到就是赚到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